關於部落格
我們的痛苦不是問題的本身帶來的,

而是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而產生的。
  • 374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丟,也是一種罪

其實她和其他義工都知道自己能夠做的有限,被棄養被捕抓的狗那麼多,有些狗甚至是主人親自送來,所方問主人是否知道 12天(桃園動物收容所的期限是12天)後,如果沒有被領養,就會被處理掉?這些主人都知道,卻仍然執意把狗留下來。但志工們希望,即使沒有能力給牠們一個家,至少在送牠們走之前,可以給牠們一點最後的尊嚴,可是,這裡有很多志工待不下去的原因,是無法接受每個禮拜再來時,狗都不一樣了,舊的一批被安樂死,新的一批又被送進來,然後從進來的第一天,開始等待,等到第十二天的到來......。

鍾閨秀突然問我:「妳知道之前被削臀的那隻狗嗎?牠已經康復了!」我點點頭。她又說:「我覺得台灣的獸醫真的很厲害,那麼嚴重的狗竟然能救活。」可是,可是我想的是,真得很「厲害」的應該是那些虐待動物的人啊!身為一個人,到底要拋卻掉什麼,才能對那些無害的動物痛下殺手?蓄意虐殺一條狗(或其他同伴動物),和用同樣手段去傷害一個人,在罪行上到底有什麼不同?其中的冷血、殘酷,輕視生命的扭曲心態,不都是一樣的嗎?

很多時候,在路上看到流浪狗,我往往無法直視牠們,不是因為牠們醜,牠們髒,而是牠們眼神流露出的悲傷,以及仍不放棄對人類的信任與討好,這會讓我覺得無法幫助牠們而感到慚愧。有人看過流浪狗是如何被捕狗大隊捕抓的嗎?你知道那鉤子有多尖銳嗎?聽得到牠們淒厲的哀嚎中,包含了多少痛苦與不解嗎?是誰剝奪了牠們生存的權利?維護市容與整潔是政府的責任,撲殺流浪狗是不是最省錢省事的方法?!因為供過於求,現代人根本不需要那麼多的狗啊,但是誰任由牠們一胎胎地生,或是養膩了,於是一隻隻地丟,然後政府甚至是這社會,漠視這一切。

狗是最忠心的朋友,為什麼牠們的忠心得不到應有報償?更可悲的的是,傷害狗兒最深的,往往是牠們最愛的主人,是不是因為太笨了,即使被傷害了仍不放棄深情凝視,所以牠們笨得活該接受這種懲罰?

一步一腳印,發現新台灣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5oV-0BZ4zQo
削臀狗事件:
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10/06/21/11507-2617322.htm</b>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一個人說他不要再治療牠的貓了,他說他負擔不起,一切隨緣吧。『為什麼不治牠?還有一天就有一天希望,為什麼不治牠?你就算把貓丟在這裡,我也會繼續治牠啊!』醫生大吼。但那人,頭也不回,硬是走了。」繪本作家李瑾倫《動物醫院三十九號》



上週,同事分享了他在侯硐拍的貓咪照片,我對他說:「想不到你貓也拍得挺好的!」結果,越看照片越沉重,這一批貓照片,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,重點是,怎麼傷兵那麼多?有的看起來沒精神、有身體受傷的,更多的是眼睛受到感染。

棄貓新聞: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100621/17/27uei.html

大部分的人,都是善良且默默行善的,侯硐那些以老者居多的居民,是如此,那些義工,也是如此。可惡的那些棄貓者,以為自己起碼替貓找到一個可以安身立命之處,但他們哪會想到(或根本不管)被棄養的貓,能在新環境混得下去嗎?原本的貓咪與居民,又會遭受多大的困擾?我喜歡侯硐,假日時到小小山城中優閒地晃晃,那裏的居民親切,看看活得健康又自在的貓咪並羨慕牠們的貓生,有多少愛貓的養貓人,或是愛貓卻無法養貓的人,在那裏靜靜待一個下午,然後帶著心滿意足地離開,大家有多珍惜這樣的小小快樂,而這快樂正要被剝奪!

很多時候,因為無知所犯下的過錯,往往並不會比蓄意所為減輕多少;或許能減輕的,只有那可笑的罪惡感罷了。在《動物生死書中》,作者杜白以「共修」來解釋同伴動物,如果人生在世,我們是來修行的,這些同伴動物就像「書僮」的角色,我愛我的小書僮,牠們不只為我伴讀,更豐富了生命中很多的快樂,我希望其他的小書僮們也能很快樂,至於那些有著自由生命、不被一紙無形契約綁住的街貓們,則是有另外的課題與修行,但不論如何,要回到原點的是,每個人看待生命的方式,是觀照自我內在最赤裸也最直接的鏡子。

雖然個人力量很渺小,但是你可以一起這樣做:
˙支持連署成立動物警察

 以及,請支持以領養代替購買,以結紮代替撲殺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