暈暈編輯台

關於部落格
我們的痛苦不是問題的本身帶來的,

而是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而產生的。
  • 369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牽掛是一種痛,痛已成病

這段時間謝謝好友以及貓友們的鼓勵,尤其是素昧平生、從貓友那邊輾轉得到訊息的好心人,不但幫我加油打氣、提供自己貓咪走失再尋回的經驗談,主動出借誘捕籠、手電筒等器具,這些善意與鼓勵我都接收到了,真得覺得很溫暖。雖然,想起小虎我還是很難過,但我會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,要把對小虎的擔心轉為正向的念力,對一隻貓咪而言,享受過了當家貓的幸福,好吃的也嘗遍了、也備受家人的寵愛,如果還有流浪的夢想去圓,那麼就應該讓小虎沒有遺憾吧。

當然,會有另一個聲音響起:小虎只是被其他貓咪挑釁,一時衝動跑出去,也許他很想回家,如果小虎找不到回家的路怎麼辦?該怎麼辦呢?我在工作之外的所有重心,都是小虎、小虎,能做的都做了,我真的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辦。

這是小虎第二次逃家,對於一窗之隔的世界,他總懷有莫大的憧憬與想望,但他已被豢養成沒有野外謀生能力的家貓,不能體認在現實與夢想間的差距,所以他第一次逃家的結局,是不太妙的收場。
《小虎逃家記》

我偶爾會做一個夢,「夢見醒來時發現小虎不見了,我又去找他,把他找回來後,赫然發現跟我回家的並不是小虎。」這是小虎第一次走失尋回後的後遺症吧,因為那些煎熬難過,在心底產生了一些傷痕。有人問我怎麼敢在深夜裡尋貓?黑夜有什麼可怕呢?對我而言,這種情緒上的失落與掛念,無止盡的擔憂與恐懼,是比暗夜或鬼怪什麼的,還更應該令人害怕的!

我跟泡泡說眼睛好腫喔,她說每天這樣哭眼睛怎麼不腫?我說要回去敷鴨蛋了,她說敷鴨蛋其實根本沒效!接著她說如果這是小虎的圓夢計畫,我應該祝福他,要用好的念力祝福他。其實,如果知道小虎可以過的很好,即時他不在我身邊,只要他能照顧自己,我也會感到欣慰的,但是,誰知道呢?這不是要鑽牛角尖,重點是知道「他真的過得很好」與「假裝他過得很好」,或是「就當做他過得很好」,根本是天差地遠的。

也有可能他真的過得很好,每天消遙自在享受自由的空氣,但如果不是呢?

我也可以很阿Q式地想著「他其實過得很好」,但當我還是忍不住隨時都想下樓去找他,總是一想起他是不是餓了、會不會擔心受怕,就感到不安,我又如何能放得下心呢?

我想我是病了,得了一種無法不擔心恐懼的病。但我寧可他舒服地在外逍遙時,我白擔心、白難過、白白浪費了這些擔憂的眼淚,也不能忍受他在驚恐受怕挨餓,找不到回家的路時,我連最後一點幫他回家的機會都沒有給他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