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我們的痛苦不是問題的本身帶來的,

而是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而產生的。
  • 371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午后的捷運車廂奇遇記


內湖線通車後,從中山國山站搭捷運到目的地港墘站,
足足比從榮星花園換紅31公車節省將近一半的時間,
而且紅31班次少、班次時間不是很固定,
加上站牌的公車到站定位系統常秀逗(進站時間誤差粉大!)
所以即使我很不喜歡在捷運站裡上上下下,倒也頗捧場搭了幾次~
7/10下午我搭了內湖線捷運,列車行駛到港墘站後到站停住,
但神奇的事發生了~
車。門。沒。開。

下車的乘客(包括我)露出狐疑的表情,
車廂內的我們和月台上進不了車廂、同樣狐疑的乘客互看幾眼後,
車子又緩緩啟動~我第一個念頭是「糟糕!車門故障了」
隨即按了緊急通話鈕,這是擴音裝置,我和站務員通話了。
我說:先生,剛剛在港墘站車門沒打開耶!
對方:對,系統出現異常,正在處理中。
此時,行進的列車很詭異地明顯抖了兩下,然後停住了!
這下可好了,車子就停在過港墘站月台約100公尺處,
大家開始出現騷動,而且紛紛打起電話~

我也打了電話告訴主管,因為我正趕著去上班上班上班!
而且今天要降版要降版
要降版要降版!
坐我對面的小姐腳邊放了個大行李箱,一直打電話打不通,竟開始啜泣。
站務員聲音很不甜美且結巴地廣播著因系統異常,
請月台和車廂內乘客耐心等候,然後每隔三分鐘就廣播一次。
我內心OS可以換一個聲音具有安撫作用且口條流暢的嗎?令人煩躁的廣播!

電話響了,是小丸妹打來的~
小丸:老大,你有聽到我這裡很吵嗎?(背景聲吵雜喧騰)
我:嗯,是挺吵的,怎?
小丸:我休假和學姊搭內湖線去玩,但現在在港墘站無法上車耶~
我:你有看到港墘站前面的軌道上停了一列車嗎?
小丸:嗯嗯,有啊~
我:很好,我正在車廂裡面!
小丸:什麼?哈哈哈,大衰神~
@#%$︿&......

又過了一段時間,有位太太也按了通話鈕。
太太:請問可以開車門讓我們先下車嗎?我趕時間耶!
站務員:抱歉,現在在搶修中,且軌道還沒斷電......
這位站務員還沒講完(擴音裝置全車廂人都聽得到對話),
行李箱小姐突然大喊:請妳跟他說,我要趕去見我爸最後一面!
(猜測她應該是從外縣市搭飛機後松山機場,從松山機場站上車的)

車廂內的人好像都被閃電打到了,原本略吵雜的空間出現異常的沉默。
那位太太有些驚愕地向站務員轉述(想必剛才站務員也聽到惹),
但站務員只是道歉,說什麼正在搶修中@#$@......等沒交集的外星語!
行李箱小姐大搥行李箱,接著痛哭......>_<一旁有人忙遞面紙,
互不認識的陌生人同困在密閉空間裡,原本就令然不自在,
竟在不意間(也算非自願狀態),撞見陌生人的失控與內心沉重的傷痛,
我想大家都替她著急卻又無能為力,突兀的沉默只更突顯她悲傷的力道。

已經被困了近三十分鐘了,系統似乎斷電了,因為車廂內越來越悶,
太陽很大,直射進小小的車廂內,我想到其實要慶幸不是在地底發生故障。
如果這事件是發生在漆黑的地底又加上斷電,有多少人會出現突來的幽閉恐懼症?
後面列車會不會繼續行駛然後失控撞上來?像紐約地鐵那樣?腦海出現這念頭。
為什麼才通車一個多禮拜卻故障不斷哩?是急就章通車嗎?發生重大意外怎麼辦?

在持續地胡思亂想中,捷運工作人員在軌道上向我們走來,終於來開門了!
第一個車廂打開時,響起了歡呼~隨後我們這一節車廂門也開了,
大家很有默契地禮讓行李箱小姐先行,她拖著行李箱,顛晃地走在軌道上,
我們也魚貫地顛晃走在軌道上,不少人拿出相機、手機拍下這番景象。

我上班遲到了,先到服務台去申請誤點證明,然後走出捷運站。
午后四點半的陽光亮晃晃地依然教人睜不開眼,列車依然停在軌道上,
我又突然想到,行李箱小姐的自責、愧疚與遺憾,誰來發給她誤點證明呢?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