暈暈編輯台

關於部落格
我們的痛苦不是問題的本身帶來的,

而是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而產生的。
  • 369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夜訪的虎咪

我先把激動的小虎隔開,再回到窗邊,虎咪還在,我開窗他往後退了幾步,但並未逃開,仍只是睜著眼看我。我想他是需要一點食物,有貓來訪,並且投以這般溫柔的眼神,真是我莫大的榮幸啊!準備了一碟乾乾和一小碗清水,怕他不自在,我刻意把食物推離窗邊遠一點,虎咪也迫不急待地吃將起來。


原本夜裡我就只點了一盞小燈,怕驚擾了虎咪不敢開大燈,倚在窗邊,就著路燈和月光,欣賞虎咪優雅的姿態--雖然飢餓,但仍非常秀氣地吃著,看著他的長相和姿態,我猜想他應該是隻貓淑女。虎咪吃著吃著,偶會抬頭看我一眼,沒多久,裝乾乾紙盒就見底了,虎咪坐在旁邊,定定地瞅了我一眼。我用湯瓢再裝了一大匙,伸長了手把乾乾送到碗裡,虎咪又低頭專心地吃著,咬著乾乾發出清脆的聲響。

不消多久,又是盤底朝天,吃飽的虎咪閒適地臥著,滿足地曬著月光,看著虎咪,我眼底盡是著迷,住家附近有不少浪浪,即使願意接受餵食,也是充滿緊張與警戒神色的。
 

我只要把身子探出窗戶,把手伸長一點,幾乎就可以碰觸到虎咪了,當然我只敢想想,生怕把他給嚇跑了。然後,虎咪喬了姿勢與角度,我赫然發現他有一個與小三角臉很不相襯的大肚子!虎咪懷孕了嗎?唉啊真糟糕,因為家裡只有腎處方飼料,如果虎咪真的懷孕了,可是孕貓不宜啊~


隔天凌晨,虎咪又來了(當然我一樣先隔離了氣呼呼的小虎),感謝虎咪這麼賞光哩,我擔心虎咪真的懷孕了,所以打開珍藏已久的罐頭(其實是之前為了哄貓吃藥用的,但這可是三貓的違禁品啊),先說個題外話,除了小虎比較激動外,Cutie和亮亮對客人其實是不太感興趣的,不過當我開了罐頭,亮亮也生氣了(當罐頭啵一聲被打開時,他簡直要瘋狂了),於是我只好也先隔離亮亮。亮亮幾乎每晚都會狂扁小虎,但這個晚上它們被隔離在同一個籠子裡卻很祥和,因為哥倆好有了共同敵人。

罐頭香味四溢,虎咪一改昨夜的斯文吃相,激動地站了起來,充當食器的紙盒很輕,虎咪邊吃邊把紙盒往窗邊頂,我隔著窗,離虎咪好近好近,我瞧著他的大肚子,是懷孕了吧?沒錯吧?(瞧瞧這站姿,我甚至覺得他就快生產了......)

第三晚,也就是今晚,虎咪又來了,我偷偷在罐頭裡加了營養膏,虎咪吃個精光,飽食後他躺在我鋪在窗外的毛衣上,我私心地把毛衣鋪在距離窗戶很近的地方,虎咪不介意小伎倆,這次,我又以更近的距離得以欣賞虎咪。坐在窗邊和虎咪對看了十幾分鐘,虎咪把自己打理得很好,有教養又親人(但這一點對街貓未必是好事啊),這麼漂亮的虎咪,生出來的小咪崽不知道有多可愛哩~

我洗個澡後再去看虎咪,發現天空已飄起了綿綿細雨,毛衣都濕了,虎咪不見蹤影躲雨去了。明天就要變天,會變得又濕又冷,虎咪應該能找的到安全的棲身處吧?雖然我一方面很高興虎咪這麼賞光,但一方面有很矛盾他對人類如此沒戒心,我歡迎虎咪每天都來,但我也知道這樣感情用事的做法,其實只能暫時讓虎咪不至於挨餓罷了。

能不能,這個社會這整個環境,對街貓街狗可以再友善一點?如果每個人只要付出自己所消耗的資源的千百分之一,給予這城市裡的街居動物,他們的處境一定會大不同吧?!
 

是下雨的緣故嗎?不知怎地覺得心有悵悵然,看著一臉衰相(不爽被隔離)的小虎和亮亮,我展開了深夜的訓話......不,是溫情喊話與深夜談心。

「我說小虎,虎咪在外討生活是很辛苦的,你也是在外面流浪過的(迷之音:而且混得不太好),要多多體諒虎咪,別那麼愛生氣!你要多少地盤都劃給你好不好啊?」看著亮亮,我也有話要說:「亮亮啊,罐頭很美味沒錯,可是為了健康著想不可以太任性唷,你可是大家的小心肝小寶貝(迷之音:壞心肝臭寶貝),不要再整天想著罐頭和小魚乾了啦~」

至於虎咪,期待你晴朗夜晚再來夜訪,我會準備好很多罐頭和乾乾的,請平安地、好好照顧自己喔。你會領隊帶一列小的來?沒問題,恭候大駕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