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我們的痛苦不是問題的本身帶來的,

而是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而產生的。
  • 371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懺悔錄:對不起,餓到你

場景先拉回四月,亮亮出院後,醫生說以後牠都得吃處方, 一開始我很苦惱,這小子超挑嘴的,牠不吃乾乾,餓了幾天, 由於需要餵藥,而且考量讓牠先有體力可以撐下去, 醫生認為權宜之計先讓亮亮吃一般罐頭(當時妙鮮包也缺貨)。 沒想到亮亮聞到罐頭香味胃口大開,就算把藥摻在裡面牠仍吃個精光。 因為Hill`s 的k/d罐頭還不能進口,我四處打聽買k/d罐罐的管道, 後來咬媽告訴我在網拍上有賣家在賣「日文版」的k/d罐頭, 一罐156g要價150大洋,為了亮亮我幾乎已經要下標了, 剛好在日本工作的小金回台灣出差,他很聰明地幫我想到一個方法, 他有日本雅虎帳號,他先上日拍去看k/d罐頭整箱購買的定價, 再幫我換算空運或海運回台灣的運費,加總下來價格幾乎省了近一半。 但吃普通罐頭的好日子不到兩個禮拜,亮亮開始嘔吐,而且吐得嚴重, 腎衰竭的貓是沒本錢吐的,醫生下令不能再吃一般罐頭,得改吃處方, 我也幾乎決定不管能不能過海關,都要請小金幫我先寄兩箱k/d罐頭回來時, 就在此時,亮亮這個好孩子突然很爭氣地願意開始吃乾乾了, 雖然他有個怪癖,不吃完整的乾乾,只吃泡水軟化且壓碎過的, 就算每餐裡面都加了藥(亮亮肯定知道牠的食物有加料),牠還是吃了。 讓我最感到窩心與心疼的,是牠只吃特調過的(處方+水+藥), 我相信牠是很認命地吃下剛好能維持體力的基本量, 因為特調的份量不多,牠還是會餓,但牠寧可偷吃QT的美士(吃了會吐), 而長備在旁要讓牠多吃的處方乾乾,他是一口也不會碰的!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,回到三貓健檢這一天: 上週日傍晚帶三貓去醫院,剛好亮亮的處方吃完了, 所以我還特地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買處方。 貓咪檢查之後,醫生說小虎和QT也要吃處方, 好吧,有福同享,有處方一起吃,不用三喵分三種乾乾,我也省事! 於是,準備離開時,我告訴醫生我要買處方飼料。 笨暈:「我還要一包處方,亮亮的飼料吃完了。」 醫師:「皇家RF-23?」 笨暈:「我上次是買k/d耶~」 醫師看了一眼貨架,應該是接近自問:「我還有k/d?」 醫師問了醫院裡的其他人,k/d飼料在哪裡, 然後,有人從問我要四磅還是十磅?我愣了一下,出現第一個疑慮, 我記得上次買的時候,是以公斤為單位的,不過美規本來就是用磅, 大多是中標上會再標示公斤的規格,我想三喵都要吃就買十磅吧! 回家後,我以為折騰了半天,貓應該暫時還不想吃東西, 但小虎沒有先找地方躲,反而圍著新飼料打轉,牠真的餓了! 因為上一包處方是在當天中午倒光的,我開了新飼料, 先倒一點在小虎和QT的食盆裡,再放一點到亮亮加了水的碗裡, 接著,我開始把飼料從袋子裝到密封罐中,邊裝我邊感到疑惑, 因為我覺得顆粒感不太一樣,印象中,我記得飼料接近扁圓的錠狀, 但這次倒出來的,顆粒較小也比較接近正方體。是錯覺? 我想打電話問,但一看時間,醫院應該打烊於是作罷。 但我當時出現第二個疑慮,乾乾應該不會因為包裝不同,大小也不同! 小虎和QT很捧場地吃個精光,看來年紀大了果然懂得生命的可貴, 就連QT香噴噴的美士被換成了味道清淡的處方仍然毫無怨言, 但亮亮只聞了一下,便不感興趣地走掉了。 這個任性的孩子,到底在鬧什麼彆扭啊?但牠也沒不開心, 我坐在沙發上時,牠還偷偷從椅背後方伸出手來偷襲我,要跟我玩。 週一中午,放飯時間亮亮還是沒胃口,一樣聞了兩下,又走開, 下午我要上班前試著再餵牠一點,牠跑開,但跑到小虎旁邊看牠吃, 出門時我邊捏牠邊叫臭小亮,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壞孩子! 晚上接近凌晨時到家,牠的特調動都沒動,另外二喵倒吃得胃口大開, 我又弄了一碗新的給牠,開始覺得有點不安,牠為什麼不吃呢? 但是坦白說,第三個疑慮出現了,我在壓碎乾乾時,這個分明比較軟! 週二中午醒來,發現亮亮的食物還是原封不動(濕軟的飼料凝固後像發糕), 我只好無奈又地重新再弄一碗,亮亮圍在我腳邊打轉,一如往常。 --之前每當我用湯匙壓碎飼料,那清脆的聲音以及散發的香味, 都會讓亮亮迫不及待地在我腳邊磨蹭、撒嬌,催促我動作快一點。 這次我抱了希望,倒入藥粉再拌勻,放到亮亮面前,牠舔了舔嘴巴,但沒吃。 我真的生氣了,今天才週二耶,又要再回去醫院打營養針嗎? 醫生叮囑過,腎衰竭的貓不能挨餓更不能吐(吐了怕會脫水),怎麼辦? 我得出門了,但開始煩躁,開始認真思考是不是該打電話? 亮亮週日看病之前食慾還滿正常的,而且前陣子牠那麼頻繁地看病, 回家後頂多耍一下自閉,肚子餓牠還是正常吃飯啊! 傍晚時我MSN告訴小丸,亮亮又不吃東西了,要她回家把亮隔離一下, 也許單獨把牠關在房間裡,讓牠轉移注意力,牠會比較願意吃。 週二晚上接近凌晨時回到家,亮亮沒被關起來, 三隻貓在客廳玩得不亦樂乎,而靠近我房門口處有兩攤嘔吐物, 我一看,猜八成是亮亮吐的,擦的時候還溫溫的, 我問小丸有沒有看到是哪隻吐的?她回答聽聲音應該是亮亮。 很好,終於肯吃了,但是,既然都吃了幹麻又吐呢?煩~煩~好煩~ 我想我週三應該會多一個行程,就是匆匆在上班前先送牠去醫院, 但二花去蘭嶼度假了,我沒把握小丸下班願不願意去接貓耶? 我把亮亮抱進我房間,牠睡得很熟,我卻無法成眠。 亮亮你到底怎麼了?才說你的病情有進步,很乖很棒,現在又不吃了? 窗外漸露曙光,也聽到鳥啼聲,我是夜行性動物,卻鮮少失眠, 我想亮亮體力能支撐的底限,和我瞎操心所能容忍的極限就是今天了, 我有很多情節不明白,偏偏如果沒有弄清楚,我是沒辦法安心睡去, 所以我很痛苦的想著,沒有脈絡地亂想一通,雜七雜八地想著, 混亂中,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記得第一次買處方時,外袋貼心地被備註, 所以回來後我並沒有把包裝袋丟掉,接著我開始翻回收箱, than,我真的找到它了,在凌晨五點半,我終於得到解答了!
◎留了近兩個月的空袋子,果然真有用到你之處!
◎右邊是第一次買的ROYAL LP-34,左邊是第二次買的Hill`s k/d。 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鬼打牆地認定我買的是k/d處方? 或者說,為什麼我當初沒有買k/d而買了 LP-34?(k/d缺貨嗎?@_@) 然後,更妙的是不論朋友問我、寫網誌時或是向醫生報告亮亮的病情, 我都好傻好天真並打從心底真心以為我買的是k/d! 弔詭的是,如果我當時真的買了k/d處方(但我為何沒買?), 亮亮被禁罐頭時,還會順從地願意吃特調的k/d乾乾嗎? (至少牠目前是寧挨餓也不從啊!) 這整個事件,要追溯到四月,從我那莫名的愚蠢開始, 我衷心感謝並慶幸處方飼料幫我解決很多難題, 首先,因為亮亮願意吃乾乾,所以k/d罐罐不需遠度重洋來台灣, 也因為亮亮願意吃乾乾,所以牠的病情也受到控制, 更省事的是,我還可以一天兩次直接把藥粉倒在特調乾乾裡, 完全免去硬塞藥、餵藥的人貓大戰! 然而,我應該感謝的不是心心念念,老掛在嘴邊的k/d, 而是LP-34(抱歉,我完全漠視你而且一點點都沒有想起你>_<) 雖然,亮亮很敏感很挑嘴很任性這些都是事實(LP-34竟巧妙地被接受), 但牠白白餓了兩天多,以及我的擔心,都是源自我的愚蠢啊~ 還好我在這夜深人靜與黎明的交界時刻,終於解開謎題, 我在邊寫下這篇網誌同時,同時存在著許多懊悔! 一向自詡記性還不錯的我,竟出現這種愚蠢Plus的錯誤(簡直是鬼打牆), 如果,這件事尚不能水落石出,亮亮就要因此而挨針或多吃藥, 然後我還在那邊急得半死,想說亮亮病情到底又出現什麼狀況? 噢~我真是一整個愚蠢到爆ㄟ我!誰可以嚴正譴責我一番! 我在這個陽光普照的早晨裡,也認真思考, 這件事除了反映出我某個愚昧的行為,應該還有著什麼啟示吧? (諸如,古有明訓:自作自受、自以為是、自討苦吃真是不變的真理。) 一定還有其他啟示,哈(這是苦笑)!要罵我蠢的,儘管來吧T__T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