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我們的痛苦不是問題的本身帶來的,

而是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而產生的。
  • 371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關於一隻貓咪之所聞與感想

這一天,和開朗的愛貓男孩H談到養貓的樂趣, H養了一隻六歲的公貓,並固定照顧門外的三隻食客, 愛貓的他一視同仁,家裡的貓吃皇家乾乾,食客們也一起享用。 我想以他這麼愛貓,有著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, 為何沒有考慮領養其他的貓?故事於是開始~ 暈:你不想再養第二隻貓嗎? H:喔 ~想,可是無法克服困難。 暈:困難是啥? H:這隻貓會怕生,家會一直被破壞 , 我擔心外面的貓比較沒教養,畢竟野慣了,個性都很兇。 暈:真的嗎?其實不是所有野貓都很兇~ 我家3隻都是流浪貓,也是撿回來的,個性還OK耶。 H:不兇嗎? 暈:不兇啊!而且可能是從小開始養,都很ㄋㄞ很黏人。 H:我們家的貓自從被結紮以後,就很恨我。 暈:牠幾歲結紮? H:1歲半。 暈:如果是長大才結紮,曾經發過情,有些個性的確會變怪怪滴~ H:嗯......。 暈:一般八個月左右,公貓第一次發情前就可結紮。這樣個性會比較穩定唷。 H:可是太小我不忍心。 暈:我覺得這應該是錯誤的觀念耶~年輕貓對麻醉跟手術的恢復力較好。 而且發情前作結紮手術,對貓咪心理影響也較小喔!至少較不會亂噴尿。 H:真事誤了貓大事。 暈:因為台灣屬於亞熱帶氣候,公貓七八個月就性成熟, 已經可以傳宗接代,不算小啦!一歲前剛剛好! (對話停頓。相信H在說出這段前,心中有過掙扎) H:其實,真正讓他個性變化的是動手術時被虐待。 暈:什麼~被虐待?! H:所以有陰影。 暈:手術在哪一家做的? H:桃園的醫院。 暈:你怎麼知道被虐待了? H:牠指甲被拔掉了。 暈:歐買尬!被去爪@_@ H:....... 暈:真的好可惡喔!醫生瘋了啊? H:唉!我跟貓都不想再想起來了! 暈:你問醫生,他怎麼回答? H:醫生不承認。 暈:醫院憑什麼可以擅自去爪?那對貓傷害很大耶! H:....... H:別提了,真的很難過! 暈:嗯嗯~ H:所以,貓現在不乖我也是依著牠。 暈:相信你愛牠的心,牠一定會知道的! H:.......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貓好好地送去結紮,帶回家後卻發現被去爪了, 我想可能原因有二: 一是有其他貓要去爪,但醫院搞錯了; 二是醫生可能有某些「精神方面的障礙」,認為貓應該要去爪才會乖(>_< ), 除此之外,我實在想不太通爲什麼醫生要這麼做? 有人會問,有主人要貓去爪嗎? 是的,我遇過。 以前有個同事,很愛她的貓,但她幫貓去爪了, 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,問她不覺得這樣對貓很殘忍嗎? 她回答以她的狀況,需要幫貓去爪才能收養牠, 如果讓貓在外面挨餓受凍,不是更殘忍? 好,這種認知問題無法辯論, 這就像每個父母有權決定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對待孩子, 也許你覺得殘忍,但貓畢竟不是人類小孩,無法可管。 再來,或許有人說,結紮對貓也狠殘忍,畢竟這剝奪了貓生育的機會, 的確有一派愛貓人士,主張人類無權主宰貓咪是否生育的權利, 但是貓咪發情、交配,全是受荷爾蒙所支配,是生物性促使牠要繁衍後代, 這與人類受到情感與喜愛影響所產生的性有所不同。 (畢竟你不會在春天到了就想生個孩子,完全只為了要傳宗接代) 很多愛貓族都知道,結紮對貓狗好處多多,不但可以讓個性更穩定, 也能避免很多日後容易發生的生殖系統的病變(到時候治療還是得挨刀), 很多發情前就結紮的動物,是不會意識到自己已經結紮的問題。 (請別問我,我又不是貓為何知道貓不知道?這問題太難解釋,這裡不談。) 但去爪這件事,大家不妨想一想,古代有一種酷刑, 是用極細的針刺進指縫裡,讓人痛不欲生,以達到虐待的目的, (我知道這有多痛,因為我做拼布難免會在恍神時發生這個慘劇!﹚ 這已經夠痛的了,而去爪是要把你的指甲活生生地剝離, 這又比前述的疼痛要更甚數百倍呢? H在自己無法預料的狀況下,讓愛貓遭到去爪的痛苦, 如果因此而造成心理上的陰影,的確是可能影響一生的。 即使貓被人類馴化的歷史久遠,但貓還是貓, 牠血液裡還留著小獸的基因,需要尖牙與利齒作為防禦、攻擊的武器, 當然備受寵愛的家貓,在正常狀況下是不需動用到武器的, 但是沒有爪子,貓的攀爬、跳躍能力都會受到影響。 如果你希望有一隻毛茸茸又甜蜜,而且乖順、不會磨爪破壞家具的寵物, 我想一隻HELLO KITTY或泰迪熊應該會更適合你。 關於這個去爪的故事,可以牽涉的問題與思考的面向很多, 誠如H一開始想說的,他先把貓咪性格大變的原因歸咎於結紮, 但其實他也清楚真正的原因在於去爪這件事, 只是他並不願提起甚至記起,所以結紮一事就可成為別人探問時的說法。 我想對H說的是(對話最後,話題戛然而止,我當下沒有多說什麼), 已經發生的事當然無法改變,因為這是非戰之罪, 但是你可以用更多的愛與關懷去彌補,我相信你也一直這麼做著。 我想大家在這裡面可以思考的是,關於對待貓咪的態度, 以及當貓咪接受醫療或美容時,你該如何保護你的貓? 這個問題我沒有確切答案,我也在思考。 也許,另一個思考點是,在養貓之前可以做哪些功課?是否真的準備好了? 關於貓的習性、貓的飲食、貓的醫療以及貓的心理需求......等等。 小虎或亮亮的病,也都讓我反省,讓我成長,但這代價真的好大。 過去新聞有不少貓咪送洗因緊迫或麻醉失當(多發生在沒有獸醫的那種美容院), 造成貓咪暴斃或受到嚴重傷害,很多人也是這樣才知道貓咪洗澡時, 有的美容院或醫院會施以麻醉鎮靜(貓咪都不願乖乖被你洗,更何況他人?) 如果在獸醫院附設的美容部,大多會先溝通關於麻醉鎮靜的問題, 就算真的有意外(如過敏或休克),也有專業獸醫可以緊急處置; 但在美容院裡,很多是沒有醫療執照的非專業人員在做麻醉這件事。 麻醉是個高深的學問,我有個朋友是麻醉師(專門麻醉人的), 他形容麻醉這個領域不只是醫學,是科學也是藝術。 (我扯遠了>_<,重點就是連美容是否需要麻醉、誰來麻醉這件事都不可小覷!) 還有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例子,一隻狗狗在美容後,被美容院栓在高處, 狗要往下跳卻因為繩子長度不夠,而活活被吊死,主人的痛苦可想而知。 這些突發狀況的確不是我們能掌控的,但在動物需要醫療或例行性美容前, 我們可以做些什麼?是否掌握足夠資訊?是否已有經過充分的溝通? 如果還有補救的機會,那真是不幸中的大幸,但有些時候悲劇是可以先避免的。 願天下的貓咪以及所有同伴動物,可以不再因為人為疏失而受苦。 我們除了衷心地如此期盼,還可以努力實踐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