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我們的痛苦不是問題的本身帶來的,

而是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而產生的。
  • 371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終於撐過四月了!而時間的流逝不是因為誰

四月是令人憂鬱的季節,感官上是,生理上也是。 「四月憂鬱」從4/1愚人節當天揭開序幕, 那一天的弔念並不會在當天結束, 雖然在平常的日子想起Leslie,同樣會有令人哀傷的氛圍, 但每年的整個四月,我就像被密封在一只瓶子裡,沉悶,陰鬱。 被沉浸著,等著發酵或酸敗。 天氣如此反覆,放晴、陰雨、放晴,再陰雨。 我在一個不下雨的日子裡,遺失了我最心愛的傘, 也在一個晚歸的深夜裡,遺失了一本需要參考的日文雜誌, 我不知道是怎麼丟的,只知道當我意識到該有這件物品時,它已遺失。 多少次不自覺的忡怔與恍惚,我慶幸至少還沒把自己弄丟, 那是種空與慌的感覺,就像在突然的傾盆大雨中找不到地方躲雨, 你只好往前走,但更糟的是卻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。 身體的病痛也反覆著,過敏、感冒、過敏,再感冒。 然後,連亮亮也病了。還有小丸妹,也陷在低潮裡,日益沉重。 回家時公車上人特別少,漸漸只剩我一個乘客, 在難得安靜的車廂裡,想著;就這麼忡怔與恍惚,也過了一個月了! 我的確失去了些什麼,平心而論卻也得到了些什麼, 只是,我還是在這些得到的一點什麼裡,又再失去。 或許追根究柢,只因我失去的是該的,得到的並非屬於我的。 回到家,小丸在我房裡哭泣,她的電腦壞了,用我的收信, 在這個四月裡,這樣哭泣的臉我並不陌生。 我聽她說著本該畫下句點的故事,本以為已結束卻再生波瀾的尾聲, 她對他說:「如果有下輩子,我一定要比任何人更先遇見你。」 他回答:「如果真有來世,妳也不要忘記這輩子發生的事。」 我罵說你們是在拍電影嗎?卻也跟著掉下淚來。 其實,小丸啊,我沒立即說出口的是,更先遇見,不見得能改寫故事, 有時候往往是時間點對了,錯的人也會變成是對的。 但什麼是對,什麼又是錯?有時候你以為是對的,往往錯得離譜。 這漫長、混亂、蒸騰的四月告了一個段落, 不管心情如何,時間總是不停往前推進, 整個四月睡得很少,過度閱讀,吃不定時,停止思考......。 即使是這麼混亂的一段,也不會永遠停住的, 而時間的流逝卻也不是因為誰。 舉杯祝福五月應該會更美好吧! 我仍會懷念四月的苦楝花季,那一片如紫霧般的迷濛, 有人說苦楝就是苦戀,明明盛開得如此繁美,那人走過卻未看一眼。 晚上EL說她種的梔子花已經盛開,我看了照片, 我訝異在這潮濕悶熱的台北,梔子花竟會盛開得如此美好, 我一直是喜歡梔子花的,我相信香氣中所傳遞的花信。
在心裡有個部分,因為意念得太苦太勉強,以至於有點纖維化了, 我需要點時間好好平復,以及如魯逼所說的,也該把咳出的肺裝回胸腔。 再見了,四月,再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